姑蘇老年網

據“考證”:紅樓有500個版本 65作者

來源:北京日報

加入時間:2015-11-12 16:10:32    點擊:7430


本報記者路艷霞

一方面被評為“最難讀的書”之首,另一方面又被專家學者奉為中國古典小說創作的巔峰,曹雪芹心血之作《紅樓夢》至今仍在暢銷,始終沒有從我們的讀書生活中隱退。

在曹雪芹誕辰300周年之際,昨天,李希凡、劉世德、胡文彬等紅學專家相聚人民文學出版社,為大家透露了不少與《紅樓夢》有關的信息。

四千萬人讀了三遍

昨天的座談會上,有紅學專家援引第十二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的數字:近七成國民接觸過《紅樓夢》或與曹雪芹相關的作品;近三成國民,約4.12億人閱讀過一遍以上《紅樓夢》,其中讀過三遍《紅樓夢》的超過四千萬人;而八成以上的人在中學期間就開始接觸這套書了。

讀者趙啟明回憶,上學時語文老師就講,讀《紅樓夢》起碼要讀三遍。第一遍看情節,需要把誰和誰都是什么關系、發生了哪些事弄清楚。第二遍看人物,知道故事與結果后,專注品咂人物的性情言辭,別具一番風味。第三遍當然是看結構。

對此,中國紅樓夢學會顧問、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研究員劉世德提到,他在與大學生的一次交流中發現,有不少大學生讀了好幾遍《紅樓夢》,但他們最感興趣的還是賈寶玉的愛情和劉姥姥進大觀園,對《紅樓夢》的品讀并不深入。他認為,閱讀《紅樓夢》不必刻意追求一定要看多少遍,“在當今社會,哪怕是踏踏實實看一遍也很可貴,關鍵是要投入、深入地閱讀。”

62年出版上千萬套

人民文學出版社昨天發布消息稱,自1953年出版以來,人文社《紅樓夢》銷售已過七百余萬套。而據紅學專家估計,國內各種版本和裝幀形式的《紅樓夢》,迄今至少出版了上千萬套。

人文社社長管士光說,1953年,人文社就以“作家出版社”的名義出版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部標點整理的《紅樓夢》。這個整理本所用的底本是“程乙本”,整理的方式除了分段、標點之外,還改正了一些錯別字,加了由俞平伯、華粹深、啟功(后又加入李鼎芳)諸先生合撰的注釋。特別值得一說的是,著名書法家沈尹默當時還為該書題寫了書名。如今,他的題字仍在沿用,還被1987年版電視劇《紅樓夢》借用過。

“1959年,人文社又在1957年版的基礎上推出了第二版,其最大變化是加入清朝畫家改琦的《紅樓夢圖詠》作為插圖,同時將何其芳的《論“紅樓夢”》作為代序置于書首。”人文社副總編輯周絢隆說,第二版中,原來的三冊變為四冊,定價也調整成了4.5元。1964年人文社出了第三版;到了1974年,《紅樓夢》由繁體豎排改為簡體橫排。1982年3月,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校注的新一版《紅樓夢》校注本問世。

1994年,人文社對《紅樓夢》做過一次修訂,全面核定正文,增補注釋兩百余條;到了2007年又一次進行了較大規模的修訂。周絢隆說,這次修訂不僅在校注中體現最新的科研成果,修訂正文、校記和注釋千余條,而且在作者的問題上體現更加科學的態度:將作者署名改為“前八十回曹雪芹著;后四十回無名氏續,程偉元、高鶚整理”。

竟“考證”出65個作者

“在曹雪芹誕辰300周年之際,我們再沒有一點大動作的話,到明年,曹雪芹沒準就不是《紅樓夢》的作者了。”中國紅樓夢學會名譽會長、《紅樓夢大辭典》主編李希凡說,他并不是危言聳聽,因為他統計之后發現,現在《紅樓夢》的作者,據所謂“考證”已有65個了。

關于紅學研究和出版的亂象,專家們認為,一些出版機構脫不開干系。《紅樓夢大辭典》和《紅樓夢》新校注本主要參與者胡文彬直言,如今就連一些大牌出版社也不惜出什么“紅學界那些事、那些人”這類書,作者還在書上明確寫“我是流氓,我怕誰”。他批評道,“你拿錢,我就給你出書——我覺得這種現象是極不正常的。”

不僅如此,《紅樓夢》一書的出版,也出現了良莠不齊的現象。周絢隆介紹,到目前為止,《紅樓夢》據稱有500個版本之多,但據他觀察,有古籍書出版背景的出版社,往往出書質量較好,但也有一些出版社出書質量不過關。他提到,最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出版管理司委托人文社質檢了一批圖書,“我們查了某出版社出版的《紅樓夢》,剛查了四五十頁就發現已是一部廢書,注釋里面滿篇的錯別字,胡說八道、自相矛盾的地方也很多。”

相關新聞

《紅樓夢大辭典》

修訂啟動

本報訊(記者路艷霞)昨天,人民文學出版社宣布,將修訂《紅樓夢大辭典》。91歲的中國紅樓夢學會會長馮其庸盡管無法參會,但特意發來親筆信:“《紅樓夢大辭典》自1990年初版至今,已經二十多年了,中間雖經修訂,但未盡人意,急需全面修訂。”

兩百多年來,尤其是近一個世紀以來,關于《紅樓夢》的研究論著、文章不計其數,并形成了相關學科——紅學。在眾多紅學著作中,初版于1990年的《紅樓夢大辭典》,集結了馮其庸、李希凡、鄧慶佑、胡文彬、顧平旦、陶建基等知名紅學專家共同編撰,兼具知識性、學術性和工具性,堪稱集大成式的《紅樓夢》百科辭典。2010年,《紅樓夢大辭典》曾出版增訂本。

談及修訂,紅學家呂啟祥如此說道,“除了勘誤,關于《紅樓夢》研究的新成果也會在修訂版中加以反映。”

(szlaonian)

11选5助手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