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蘇老年網

一曲一舟沙家浜

□印夢筱

加入時間:2011-5-25 10:01:34    點擊:11094


    早春的細雨,柔柔的,飄過水鄉的東進橋。踏上“春來茶館”的小茶樓,輕輕地游走在浩浩蕩蕩的蘆葦葉間……

    這片潮濕了的熱土地,被英雄的鮮血染紅過。江南雨是有靈性的,因為在雨中,潮濕了的追思和緬懷,會自然爬上心頭。那是1939年,陳毅領導的新四軍沖破重重阻力,拉開了東進的序曲。葉飛率六團來到陽澄湖畔,古老的水鄉唱響了一曲軍民“魚水情深”的抗日戰歌。一塊水網地區的紅色根據地從此建立。

    當地人說這里原名叫橫涇,上世紀80年代叫蘆蕩鄉,1992年改名為沙家浜鎮。地名的改變,一次又一次強化了后人心中不可磨滅的紅色印記。

    細雨中的沙家浜展示著當年的紅色歷程,迎面的照壁成了游客們緬懷的指南。已故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葉飛的題詞,在雨中閃耀著金色的光芒。為打開東路抗戰的局面,戰爭的殘酷可想而知,可新“江抗”從36名傷病員發展到擁有4600名將士的新四軍六師十八旅,蘆葦蕩中的火種就是這樣燎原的!

    走在東進橋上,纖纖雨絲撫洗,讓塵封的往事漸漸清晰。橋寬7.7米,長39米,有36塊石欄,就橋本身與其它景區的橋也許沒有什么不同,然而,透過這一串抽象的數字浮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幅水墨畫長卷:幾名傷病員,幾艘小船,神出鬼沒地在頗像梁山泊的蘆葦蕩里……那是因為“七七蘆溝橋事變”,斗爭尖銳復雜,東進就是為了沖破國民黨的限制,展開進一步向敵后挺進的戰略。一片白云、幾支蘆葦、一爿茶館、一葉小舟,是刻在橋欄上的守望,小橋上滿滿的水鄉情連帶著豐厚的內涵。行走橋上,心境如橋下的春水,波光瀲滟;對岸,灰白墨的閣樓綽影臨河而起,桃花點點而生動。我走過看過很多橋,留在記憶中的不多,東進橋是最清晰的一座。

    《沙家浜》中的唱詞一路陪伴著,在抗戰紀念館里,走了一陣又一陣。從一張張老照片、頁面泛黃的《東進報》,到“人”字形蓑衣、“春來”茶壺,這些歷史曾經的灑落,成了生命的永駐。舊物的沉香,讓來到這里的我了解了革命前輩們的戰斗故事,也讓自己走進了這些故事里。雖然面對的是有著精良裝備的日本軍隊,可我們的共產黨員、革命志士、黨領導的地方武裝力量在魚水情深中創造了英勇的業績。根據地人民在抗日烽火中空前覺醒,而中華優秀兒女也在戰爭中成長成熟起來,他們就像陽澄湖畔的一縷縷朝霞,匯聚成“蘆蕩火種,魚水情深”——永遠的沙家浜民族精神。戰爭離我們已經久遠,但這種精神至今仍在發揚光大。

    蘆葦,2500多畝的蘆葦蕩,在戰爭年代構成了戰斗的天然屏障。乘上搖櫓船,穿行青紗帳,搖櫓的大嫂說:“這里沒有人帶路是進不去,就是進去了也出不來”。她應邀唱起了《沙家浜》選段,“壘起七星灶,銅壺煮三江……”一路上白鷺蒼鷺,翩翩飛舞,“嘎嘎”“咕嚕”,傳遞著大自然的和諧音符,與歌聲交織在一起。遙想當年,《江南》半月刊、《東進報》就是從蘆葦蕩里傳出它的墨香的,而后方醫院就設在這一艘小小的漁船上。水鄉的文明和革命的成功,就是用這小小的船只劃出來的。我愿意看搖櫓船,聽一次次撥劃的歡快水聲。

    遇著一行小學生,嬉戲笑鬧,令人羨慕,無憂無慮的年齡,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。是不是剛讀完“誰是我們最可愛的人”就踏上旅程的吧?

    重訪沙家浜,找尋逝去的紅色歲月。建黨90年了,我們該如何牢記歷史、面向未來?回望東進橋,水鄉的小橋在春色中顯得更加深遠;回味石雕群,石頭的鋼性在柔情江南更顯堅定!雨早已停止,沙家浜的小船蕩在春天的陽澄湖上,沙家浜的歌聲澎湃在我的心中。

 

(szlaonian)

11选5助手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