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蘇老年網

那個忘情的地方

□田 茹

加入時間:2011-5-25 10:00:20    點擊:7715


    在一個風輕云淡、花紅柳綠的日子,我選擇了具備足夠水意、詩意以及想象空間的浙江烏鎮,作為自己的春天之行。幽深古舊的茅盾故居、似曾相識的林家鋪子、宏源泰染坊的藍印花布以及小橋、流水、人家,這些水鄉古鎮溫潤、深厚的美麗元素,讓我流連忘返。

    烏鎮位于桐鄉與嘉興、湖州和吳江市兩省四市的交會處,被列為江南水鄉六大古鎮之一。據說,唐朝時隸屬蘇州府,后來屬桐鄉縣,隸嘉興。烏鎮分“東柵”、“西柵”,此行為“西柵”。進入西柵,一條千年老街蜿蜒曲折地呈現在我的面前。街的兩側不時看見有人家的門前出現“某某客棧”的牌子,敞開的窗戶上懸掛著精致的太陽花盆景。充滿詩意的青石板路,散落著許多久遠的往事。連通京杭大運河的東市河,千百年來則承載著無數帆影槳聲、送走幾多鶯歌燕舞……

    烏鎮的茶館大多設在水閣里,水閣三面有窗,窗旁有門,門外有石階,可以臨河打水,洗衣洗菜;也可以吊一只竹籃下來,向過往的船只購買菱、藕以及魚蝦之類的水產品。茅盾曾在《大地山河》中如此描寫故鄉的水閣:“……人家的后門外就是河,站在后門口(那就是水閣的門)可以用吊桶打水,午夜夢回,可以聽得櫓歸……”,我靜靜地站在石橋上,仔細體會文中的意境,真是好生羨慕枕河人家。在茶館里相識的、不相識的人,隨意落座,任意攀談。這時喝的是味,品的是韻,咀嚼的是釅如茶的鄉情。接近中午時分,約三五好友來到一處臨河的開放式茶館。我則選擇了靠河的“美人靠”上,手捧香茗細啜慢抿,耳聞潺潺流水,看滿河碎波閃爍。河對岸人來人往,烏篷船載著游人在河中閑蕩,舒適而又愜意。又見對岸的店家后門處,有一女子拾級而下,從河里拎起圈養的魚蝦。此情此景,很快將我融入一幅江南水墨畫之中,思緒似河面的漣漪層層發散開來……頓覺杯中的“碧螺春”,已然演變成一份散淡、恬靜的心情。“從來佳茗似佳人。 ”我甚至想,當年蘇軾是否就是在這樣詩情畫意的氛圍中,寫出如此多情的千古絕句。

    在“三寸金蓮館”我看見了早已逝去的外婆的影子。小時候很好奇的一件事,就是琢磨外婆那雙小腳。每晚都要在一旁看外婆在洗腳之前,將纏在腿上的綁帶一層一層地揭開,然后露出一雙小巧精致的“三寸金蓮”。外婆告訴我,“三寸金蓮”是當時那個年代認為婦女最美的小腳。據說,女孩一般在五六歲時,就會在長輩的逼迫下開始纏足。其方法是用長布條將拇指以外的四個腳趾連同腳掌折斷彎向腳心,形成“筍”形的小腳。望著外婆走路搖搖擺擺的樣子,我心里充滿了同情,也為自己沒有生在那個年代而慶幸。

    又一次藍印花布映入了眼簾。不知何故,一直對藍印花布有一種特殊的情結。從湘西的鳳凰到貴州的苗寨,從江蘇的南通至浙江的烏鎮,無論身在何方,藍印花布那古樸典雅的花型,藍白相映的色彩,樸素溫馨的質地,總是深深地吸引著我的目光。那些被我從各地搜羅而來的藍印花布衣飾,低調、質樸地留在我的衣柜里,似一朵朵清雅的蘭花,散發出無法抗拒的美麗和韻味,直抵心靈深處。

    早在讀高中時,就拜讀過現代文學巨匠茅盾的《春蠶》、《秋收》、《林家鋪子》和《子夜》等許多文學作品。這次我帶著景仰的感情,走近他生活了13載的故居,傾聽他濃濃的鄉音錄音,目睹他用過的生活物品。尤其是茅盾妻子孔德沚去世后的骨灰盒,一直被其安放在臥室的舉動,令我感動至深。

    不知為什么,在我即將結束烏鎮之行,再次回望時,眼前忽然希望浮現出這樣一幅畫面:在一個飄著濛濛細雨的春日,寂寥的雨巷,有一個穿著藍底印花衣衫的女子,撐著一把紅色的油布傘,朝著一條從煙波深處搖來的烏篷船走去……

(szlaonian)

11选5助手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