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蘇老年網

蘇州話與婚喪習俗

□潘君明

加入時間:2011-5-6 9:13:46    點擊:21676


    人生三件大事:出生、結婚和喪事。其中尤以結婚、喪事最為重視。無論貧富,無論城鄉,都要認真操辦。在民間,結婚有婚俗,喪事有喪俗,有些儀式,雖無法律明文規定,但大家都知道該這樣做,算是約定俗成吧。蘇州的婚俗、喪俗,不論在稱呼上、儀式上與他處不同,有自身的特點。經過歷代的延續,反復的實踐,由此而產生的語言,很有地方性,成為本地區特有的方言。

    結婚是通用語,這是大家知道的。但若說“好日”、“做親”,恐怕就不一定知道了。原來,在結婚之前,雙方父母相互協商,或者委托媒人,選一個黃道吉日,即“好日”。所以將結婚稱謂“好日”;結婚是兩家兒女成親,雙方父母也成為親家了,所以結婚也叫“做親”。“好日”、“做親”一語,在常熟、張家港地區至今仍在運用,某家兒子與某家女兒結婚,就說:他們要“好日哉”,或說他們要“做親哉”。仔細想想,這話確有道理。

    結婚這天,新娘娘要打扮一番,其中戴耳環是重要的一項。一般來說,女孩長到六七歲時,父母就要給她穿耳朵、戴耳環。但有的女孩怕痛,不肯穿,大人疼愛小孩,也就不穿了,由此拖延下來。女孩逐漸長大,到了出嫁那天,要做新娘娘了,耳朵還未穿。但新娘娘必須戴上耳環,才像個新娘娘的樣子,顯得美麗動人,否則要被人家笑話的。由于小時候沒有穿耳朵,待到上轎那天,只得臨時穿耳朵、戴耳飾了。由此也形成了一句諺語:“臨時上轎穿耳朵”。在日常生活中,凡做事預先不作準備,臨時采取措施應付的,都用這句話來形容。

    人死了有多種說法,有說“作古”的,有說“逝世”、“過世”的,有說“仙逝”的,對大人物則稱“歸天”,種種說法,不一而足。唯獨蘇州人有個特殊說法,叫“榻冷”。看看字面,難以理解,實則有一定的依據。榻者,床也。在民間有竹榻、藤榻之類的床。夏天睡竹榻,倒也陰涼;冬天睡竹榻,下面襯上棉胎,也可以將就過冬。人睡在榻床上,榻床自然是熱的;而病人睡在榻床上,斷氣以后,人身就冷了,榻床自然也冷了。人死了不直接說死,用“榻冷”一語來替代,既避忌,又不刺耳,比直說要好得多。由此話可體會到:蘇州人講話喜歡轉彎抹角,比較含蓄,有些事不直接說出來,要想一想以后才知道。

    蘇州有個喪俗,在人死之后的十日內要做“回煞”,俗稱“接殅”。“殅”有復活之意。是日,死者原寢室中的鋪設要與生前一樣,在床上用衣服幻成人形,在室內懸掛殅神,請來和尚或道士設三牲供祭,傳說是日殅神要馱著死者的魂靈回來,故謂之“接殅”。這原是喪事中一個儀式,而后在生活中演變為一句罵人的詈語。如兩人意見不合,各不相讓,甚至吵了起來,一方說粗話,一方開口罵人:“你這個活‘接殅’”,意思是你碰著鬼了。

    還有“三長兩短”、“翹辮子”、“廿四個枕頭困覺——篤篤定定”等,也是在喪事中產生的俗語。

(szlaonian)

11选5助手软件下载